宜賓在線_宜賓最專業的企業新聞門戶網站
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

福彩: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來源:時間:2019-09-27 15:46:45 閱讀:1

福彩 www.otoab.com 編者按:這是美食制片人陳曉卿老師寫于2007年的一篇隨筆,主要懷念自己大學時代的關于吃的記憶。因為拮據卻又好吃,因此取其名曰——干癟味蕾。該文可讀性強,讀來有趣。敬請轉發、關注與評論。

我讀廣院的時候,每個月初,班里的生活委員就會替我們領來飯菜票——幾張很薄的紙,上面印著價錢、分量。我一個月有十二斤面票,十斤米票和七斤雜糧,大概是這樣的吧。領回來,一般我們就把它裁成一張一張的,用一個夾子夾起來,一沓子,紅紅綠綠的。

一開始,對雜糧比較感興趣,也就是買些玉米發糕,但時間長了不行,胃酸。每個月的米票都能用完,面票和雜糧就剩下來了,有用,可以到后面郵局門口換點兒雞蛋什么的。為什么要換雞蛋呢?因為每個宿舍都有一個電熱器,晚上燒開水順帶煮點兒雞蛋。

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開水煮雞蛋

當時,據說廣院食堂參加過評比,在首都高校不是第一就是第二。我印象深的是食堂的魚香肉絲、辣子肉丁和滑溜肉片,餡餅和餃子也不錯,還有一道菜叫明月肉,肉餅中間擱一個雞蛋,相當解饞。但再好吃也架不住天天招呼,不到一學期,所有的同學就開始自己想招兒換口味了。

一是從家帶,江蘇的帶肉松,遼寧的帶泡菜,湖北的帶糍粑,新疆的帶油馕。我們班有三個貴州人,家里經常捎來肉丁辣椒醬,熱饅頭上抹一點兒,或者方便面里擱一勺就足以讓食堂大師傅失業。同宿舍的北京小朋友田小川每周帶他姥姥炒的榨菜肉絲,一罐頭瓶,極咸的,但到星期二永遠是空瓶子。

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肉丁辣椒醬

另一種解饞的方法是大家湊錢打牙祭。每人兩塊錢吃一頓??梢猿勻尷吆乃拇ǚ溝?,東風市場的湘蜀餐廳,或者西單把口的玉華臺。最常去的是四川飯店小吃部,當時的菜價今天無法想象:魚香肉絲、宮保雞丁九毛,全是肉的荔枝肉片也才一塊二,剩下的錢還可以吃兩到三碗擔擔面。現在,那兒的價格不知漲了多少倍,但味道永遠沒有二十五年前那么好,所謂珍珠翡翠白玉湯的單口相聲,說的就是這個道理。

天知道為什么那時候我們會那么饞。記得全班義務獻血,每人發了三十塊錢,從北太平莊紅十字血站出來,所有的同學坐著22路到了西單的烤肉宛,每人掏出了獻血收入的六分之一。畢竟那時沒錢的日子是多數,面對飛來的“橫財”和天降的美味,同學們都臉紅脖子粗地問班長:下一次獻血是什么時候???

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迷人的烤肉

我剛入校時,父母每個月只給我十五塊錢零花錢,到大學畢業,這個數字漲到了二十。除此之外,我每月有二十二塊錢的助學金,當然,助學金主要體現在飯菜票上,流動資金便只有父母寄來的零花錢了。每次取完匯款,我都要琢磨犒勞一下自己,先在商店買四兩江米條吧!為什么是四兩呢?因為基本上走到宿舍剛好吃完。然后,再在剩下的錢里抽出兩塊錢準備參加同學們的AA制聚餐,家里條件好一些的同學每個月可以聚兩到三次餐,而我最多只能一次。

剛到北京就聽說,這里最好吃的是烤鴨子和涮羊肉。涮羊肉是第一個學期和同學吃的,每人兩塊錢,在北京齒輪廠食堂,每人一盤肉,放在自己面前,大概有四兩吧,手工切的,很厚。涮羊肉這種東西很奇怪,比如,我把自己盤子里的肉放進去,開著鍋,可能就被隔壁的田小川夾去吃了。很快,大家都發現了這個情況,但沒有人抗議,依舊談笑風生地涮著,但姿勢改變了,所有夾著肉的筷子都沒有松開過……這樣直接導致了筷子夾到的部分肯定是生肉,那頓飯下來,我脆弱的、很草根的胃接受不得如此多的生肉——水瀉,邊瀉邊打著韭菜花嗝兒。

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烤鴨

好像當時的烤鴨很貴,一直沒有吃過,直到八三年暑假前,父母帶著妹妹到北京來看我,經不起我的央求,一家人理直氣壯地到了王府井烤鴨店,四個人一共點了半只鴨子,沒點其他的菜。父母發自內心地說:“這東西真難吃?!比緩蠡蠱疵卮蛭頤妹玫目曜?,說不好消化。我和他們的感覺不一樣,覺得這玩意還算順口,便三下五除二把半只鴨子全部報銷。吃完了,抹著油嘴,我還在跟父母說:“我覺得還行??!你不信,再來半只我都能吃完……”很多年后,每次看我父母吃烤鴨狼吞虎咽的樣子,我仍然有扇自己的沖動???,那時我都快十八了,咋就還沒學會孔梨讓融呢?

大三以后,開始知道勤工儉學。仗著學校發的相機和月票,去那些比較土鱉的什么北大清華師大門口給同學們照相。方法是在校門口貼一告示,然后把自己的學生證拿圖釘釘在上面,以示信譽。照完像第二個星期,再給人家送去,保質保量。記得第一次去化工大學,一天下來就掙了七十塊錢。后來我都不記得去了多少個地方,反正學生證上到處都是按釘的窟窿。

有了錢,自己空洞的胃就會得到一些安撫?;乩?,經??梢院鵲闥崮?,吃點方便面。那時候,有幾個宿舍批發方便面,主要是播音班的,不會照相掙錢,也就做點小生意。當時他們生意還特別好,宿舍門上經常變換著“方便面售完”或者是“酸奶來了”的告示。其實這些東西小賣部也有,只是比較貴,而且同學賣東西,除了收錢,菜票和糧票也收??贍蓯嗆罄淳醯梅蠱碧?,無法消化,宿舍攤點也只收錢了,這個做法引起了顧客們的憤怒,有一天,“酸奶來了”的牌子就被改成了“酸奶奶來了”。

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大學時代,吃方便面也是至尊享受

煮方便面每個寢室都有自己的高招,有的用熱得快,有的用酒精爐,也有用電爐的。于是,宿舍樓里便經常斷電。保衛處定期來查,每次走的時候都拎著些“家用電器”。我們班對煮方便面最大的貢獻,是發現新聞燈居然也可以煮面,開始我們是在上面烤饅頭片,后來就煮上了面。你知道,鹵鎢素燈管很不經使的,經?;怠蘭浦鋇澆裉?,系里的老師還在納悶:為什么82級婚紗攝影專業燈管用得這么費涅?

這時候,教工食堂開始賣宵夜,宵夜里有小炒,還有散裝啤酒,這簡直是我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。但遺憾的是,這里的小炒盡管比外面便宜,卻也有限。于是,我們開始在校內挖潛。學校從八三年開始有了干專生,他們是帶工資的,有錢得令人發指,經常去吃小炒。但架不住我們跟他們交朋友??!于是,劉長樂、穆端正們便都有了很多“新結識的朋友”……

我和干專班的老哥們混得也很熟,饞了就去他們宿舍,說:“您看,這天兒,挺熱的,要能,喝點什么就好了……”這時,總有一位老大哥站出來說:“走吧,去食堂?!?4新聞干專有個叫朱金輝的,西藏臺的記者,每次去食堂喝酒,就把他的臉盆拿出來(咳咳),抓一把洗衣粉,搓一圈,涮涮。到食堂就說:“打滿?!北淶南勢【瓢?,我只從中間舀一塑料杯,就能把自己喝得腦子發懵,剩下的便都被他一個人喝光了。我喝酒喝不過他,但吃菜有優勢,點的菜基本上都是我一個人吃。

陳曉卿:干癟味蕾記憶

喝啤酒,是大學夜宵生活的標配

拮據的年代,干癟的味蕾,殘酷的暴飲暴食渴望……大學時代,我的夢境里永遠充斥著各種各樣的食物。那時,廣院就兩個食堂,而且到快畢業時,食堂我已經很少去了。校園里,除了大路兩旁的那一排著名的白楊外,并沒有一家餐廳,不像現在,廣院水煮魚都成了品牌了。

去年我們聚會,老同學相見,一半以上都胖得有些走形,比如我,長了五十斤,像田小川,體重甚至增加了一倍!這時,大家都難免開始懷念學校生活——起碼,那時的伙食,多減肥啊。

編輯:徐無鬼


圖文推薦

宜賓在線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***(非宜賓在線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2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最新新聞
熱門資訊榜
{ganrao}